秃头

北极圈驻民

暴雨&底特律crossover(2)

没想好标题。纯脑洞自给自足爽文。
诺曼小哥终于出场啦!然后康纳没出场了……
难产了,比较短的一章。
开始各种阴谋论。
私心FBI小哥很厉害,设定为29岁(无脑吹
感谢上章留言的各位。不知道怎么回但是很感谢。
文笔渣,可能ooc。不了解联邦那一套,有bug非常欢迎指出。那个啥……欢迎评论讨论剧情cp。欢迎愿意把脑洞分享给我看我写。
没问题?那就GO→

第二章

近在咫尺的火花噼咔作响,伴随着毛骨悚然的轰隆声。废车场,搅碎机,枪,尸体,男人……一个个破碎不连贯的词语蹦出脑海。什么意思?昏沉的大脑无法将之拼凑。他勉强撑开一条缝,感到眼皮神经突突地抽动,肿胀,酸涩,沉重。咸湿的汗水蜿蜒着一缕扭曲的棕发扎进眼球,刺激得他不得不重新关闭视野。

我在哪?

下意识想抬手——一副镣铐。

"操!"。挥发的汽油呛进喉咙,不知名的东西在颅骨里肆意扭动,尖叫着要冲破头骨。他发出窒息一般的痛苦呻吟。脑海瞬间清醒。

他记起来了,记忆闪回。折纸杀手,线索,孤立无援,追查,发病,药剂……

他被打晕了,全身浸透雨水栽在泥土里,然后像一个软弱无能的破旧娃娃,被恶意扔进搅碎机。

你会从中间被搅断。你肠子会被毫不留情地拉扯出来,绞在刀刃上。你的骨头会被生生嚼烂碾碎,同粉嫩的筋肉一起一块块从身体上剥离下来,破布一般黏附着油腻的脂肪。这时你还活着,你的大脑会留到最后,所以疼痛会缓慢的,一点点从内到外把你吞噬入腹。过度失血麻痹了你的神经,我向你保证,你不至于活活痛死,毕竟演出总需要惊喜。

一瞬间腥臭的血液争先恐后地涌出鼻腔,他疯狂地用没被束缚的那只手抓挠喉咙,"咕噜……咕噜……"尝试呼救却只发出血泡破裂的声音,手指触到的是呕出的滑腻血液。

经典永不过时。

不——不!钥匙……钥匙在挡板上。

他颤抖着手胡乱摸索。

该死!什么都没有!我记得……明明就在这里……

视野变得模糊,逐渐蒙上一层暗红的迷雾。

不!不要!

死得毫无尊严,丝毫不剩,只有一摊血水。和你悲惨的一生很配不是吗?

杰登……

什么人咯吱咯吱地笑着。来吧,诺曼,来吧。

杰登?

四肢开始抽搐,脚踝处传来钻心的疼痛,一股强力把他无情地拽入深渊。

"诺曼!"

他刷地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漆黑,耳朵里充斥着自己剧烈急促的心跳。

空调风呼啦呼啦地吹动纸张,女性轻柔的嗓音逐渐盖过了耳鸣。

"诺曼,是我。"

抬起手,这次没有镣铐束缚着他。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黑点缓缓消退,电脑屏的蓝光幽幽地闪动,映射出密密麻麻的文字。卷宗杂乱着铺满了红木桌,垃圾桶周围散乱着废纸。房间里满是净化器也挥之不去的沉闷压抑。一名西装革履的女子正站在他面前,面露担忧。

"又一个噩梦?"

"你好丽娜……有什么事吗?"棕发男子把脸埋进双手,深深地吐了浊气。

"分局找你,有新任务有的忙了。大概和最近的异常防生人有关。"女人犹豫了一下,"你确定你还好吗?"

"没什么。谢谢你,丽娜,我知道了。"诺曼尽力用自己最平稳的声调回答,希望能快点送走来人。比起多余的关心他现在更需要一点单独的空间。

滴滴,手表不合时宜地突然叫了起来,划破了凝滞的空气。

"妈的!"他顿时从座椅上弹了起来,活像一只惊弓之鸟,肚子猛地撞上桌角。

丽娜作势要伸手扶住他。"你还好——"

"没事没事!我还好。"他跌回座位,躲开丽娜的动作,咬着牙弯腰捂住腹部,紧接着又连忙开口堵回了问话。

"……好吧。局长在办公室等你。见他之前你还是最好先去洗把脸。你看起来……你知道的。"女人撇撇嘴,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丽娜停顿了几秒,还是转过身来。"尽管我知道我也劝不了你什么。但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年,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在你墓前致辞。"。

"哈哈,很幽默。"他努力忽视掉心脏过度撞击胸腔留下闷疼,配合着干笑了两声。

"那当然,这可是我的魅力之一。"她抛了个飞吻,"我先回去了,拜。"

"再见。"

房间又恢复了沉闷。男人把自己摔进椅背,全身像泥一样黏腻瘫软。

不用镜子诺曼大致知道自己看起来什么样。脸色惨白,青色的眼窝深陷,血丝布满眼球。他支起身,强迫指示自己不听使唤的双腿移向卫生间。一路上办公室的灯没几个亮着。又到凌晨了?他已经连续工作了……他也不知道,大概40多个小时吧。上次见到丽娜记得她还不是这身衣服,而他自己也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镜中的消瘦男人投以同样的审视目光,近乎透明的湖蓝色瞳孔不正常地扩大,脸上睡出的纽扣印一时半会儿还消不下去。西装压得皱巴巴的,白衬衫袖口还粘上了几滴咖啡渍。狼狈,他评价自己,就像一个戒毒的瘾君子。

就算戒掉了triptocaine状况也没改善多少。

他掐住手根,好歹稳住了手来洗了把脸。感谢两天前出门时自己改记得刮胡茬,要不就和落水狗一样如出一辙。

真有你的,诺曼。他暗暗骂自己。也许丽娜还真得想想自己的致辞语了。


扣扣——

"请进。"推开玻璃门,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大半部分身体掩藏在一摞摞而二十来厘米高的档案后,笔尖沙沙划动。

"霍普金斯局长,您找我?"诺曼在开口前清了清嗓子。

闻言男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好像才听出来来人的身份。"诺曼……"他叹了口气,推开转椅,摘下下眼镜狠狠揉了揉鼻梁。

"出什么事了吗?"

"你先把门锁上。"诺曼愣了一下,反锁上门。他从大学时期就认识霍普金斯了,5年里还从没见过有什么事情还能让这位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联邦第一分局长如此困扰。

"这次任务很特殊吗?"

"特殊,也不特殊。坐下谈。"他递过平板,"你先看看。"

案件简介

2038年8月15日8点30分底特律警察局报道了一起异常防生人伤人案件。

异常防生人于7点29分杀害约翰·菲利普斯,妻子玛丽听到枪声后报案。8点03分一名底特律警官到达现场并被杀害。异常防生人后劫持其女艾玛·菲利普斯要求谈判。

8点36分SAWT介入。

8点40分模控生命实验性警务防生人抵达谈判。

8点50分异常防生人被击毙。人质安全。

异常防生人:PL600型量产机,登录名字丹尼尔,隶属约翰·菲利普斯私人财产。

警务防生人:RK800型原型机,登录名字康纳。

分析防生人异常可能原因:指令冲突,系统处理中枢短路,人类生命优先权改写,错误执行保护条例。

"这是官方报告?未免过于简略了。"诺曼跟进过这次事件,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防生人自主伤人案件。公众反响比2025年防生人初步上市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都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他疑惑现在为什么又提起。

"模控生命官方解释。确实已经结案了。但你再看看这段视频。"

ITM现场直播实况,虽然比起公开的一版画面更清晰,但收音效果并不好,无法听清谈判内容,勉强能看清罪犯表情细节和肢体语言。迷茫,痛苦,悔恨……有可能仿生人被编程负面情绪?毕竟为了追求真实,模控生命几乎是面面俱到了。

"有什么想法?"

"您知道我的能力更偏向于侧写,不符合此类案件。"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派你去调查。"他敲了敲桌面强调道。

"您是在暗示……"探员瞪大了眼,及时截住话语。侧写注重心理研究,用来研究机器故障可不合情理。除非……

"仅仅是猜想罢了,听起来确实很荒谬,但也不无道理。"局长摆摆手,"模控生命近十年来规模日益壮大,几乎垄断了所有科技市场,就连联邦最近也在考虑引进设备。SWAT甚至在此次行动中丧失了优先权还要配合行动。对于一个私有企业来说权限已经严重超出范围了。"

"医学,教师,士兵领域也早在9年前被仿生人大肆取代。唯独没有警用开发,直到两个月前——而以前从没出现任何机器展现出高度自主性伤人这么严重的案件。你想过原因吗?"

世上存在很多巧合的事,但对此。似乎人性化的机器、逐步渗透政府的科技、行业取代、警务干涉……

诺曼不敢细想,如果真的不是巧合,十年来模控公司的守规守矩到底是要策划什么。

"这是高层的意思还是……"

"上头的意思是找一个人配合调查,不信任模控生命单方说辞。说来也可笑,现在政府也没剩下几又个能动动脑子的人了。"他的导师嗤笑一声,站起身倒了一杯热咖啡递给他,接着缓缓说道,"我想让你把它当做一个特殊任务,你算是我的学生,单枪匹马抓住折纸杀人魔让我确信我没看走眼。"

"……"

"诺曼,我是主动接下这个任务的。但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们虽不评论政治,相信你也看得出来局势不容乐观,各国的试探搞得政府焦头烂额,联邦也跟着遭罪。我不能明面去深究这件事,只能交给你。"

诺曼没说话,盯着咖啡怔怔出神。气泡打着旋陷进中央,被拖进深渊吞噬殆尽。脚踝突然传来一阵幻痛,他微不可见地打了个颤,感到一股冷意直窜脊背。

要用到他的侧写能力去研究机器?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只有我一个人?"

"只有你,所以你可能需要带上ARI。"霍普金斯的表情几乎可以说的上是担忧了,"我很抱歉,但它是你唯一的帮手了。"

棕发男人沉默良久。

"这个叫康纳的原型机,我应该留心吗?"

"我没有它的详细资料,但我想它应该很特别。"

"我明白了。多久出发?"

"明天——不今天,11月5号早晨8点的专用飞机,你所需的用品全在飞机上。你还有时间睡几个小时。"

"不,不用了,我已经睡得够多了。"说罢他逃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

底特律:暴雨(不是)

想写暴雨和底特律的crossover 写了个开头结果暴雨还没出场……咸鱼写文就是自虐。
台词情节改动
关于剧情的一些脑补。总感觉康纳一开始太有情感了。所以文中有各种设定尽量补全,试着让它合理一点。

希望我写的大家能看懂吧
很柴的一章。(咸鱼跪)能坚持看完的都是天使。

又修改了一下

微博长图